今天也超喜欢你 (十三)

发布 · 字数 2637 · 阅读 487 · 评论 0 · 喜欢 0

55491_rask_4750.jpg

第13章 013

没高兴够,也没等到回答,季悯的手就移开了。
在时间静止了几秒之后,安清甜有点后悔…
早知道就不说那么多话占便宜了。哎,她她她…后悔…
那只灰白的鸟已经晃荡到了第二组上空,安清甜也没有理由多赖在他那里了,老老实实地坐正。
“季悯,你说它怎么这么肥啊?”
“可能是太大只了,所以这么爱掉毛。”
她自己也没见过这么生硬的强行转移话题的方式。
“明明窗户还开着…诶诶诶!它怎么又到撞玻璃上了!”目不转睛的安清甜伸长了脖子一眼不眨地看着那只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季悯:“……”
很快,在鸟第三次撞上玻璃的时候,安清甜的目光已经转回来了,佯装着毫不在意,却偷偷瞄了季悯好几眼。
“季悯我和你说,你不负责没关系,但是你被我扑倒了,慷慨的安大可爱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以后,郑重地决定要对你负责。你看,我是不是特别霸气特别大方?”
果然,没理她。
在安清甜准备开始尬笑的时候,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挡到了她光洁的前头上方。
属于那只鸟的灰白羽毛晃晃悠悠地飘下,不偏不倚地落在他抬起的手手背上。
“它又撞上去了…”
四目对视,由于身高的差距,安清甜的小脸微微上抬,叹气后轻咬着薄红的唇瓣还没来得及调整到更好的造型。
他好像在看着她,又好像在看他自己的手。而她始终注视着他有些长而卷曲的浓浓睫毛的眼眸,澄澈又深邃。
教室的白炽灯将他黑色的眸底点亮,又因为他坐姿偏移的角度,星光里还藏有一点阴影。
周围一直很嘈杂,在他望过来的那一刻,从殷红唇瓣里轻吐出来的字格外清晰。
“不是。”
刚才还厚着脸皮说那些话的安清甜红了脸。
“可以说现在的安清甜很怂了…”她的声音极小,就像支支吾吾地含在嘴里不好意思再让他听见。
与此同时,那只大鸟好不容易飞到了教室的前门门口。
“快开门!开门!”拿书顶着的同学见状异口同声地大喊。
最后,是江天轶主动站出来去开的门。
大门一开,大家都一眼不眨地注视着鸟的行径。
眼看着灰白的大鸟就要跌跌撞撞地飞出去了,从办公室回来的江音音突然在班门口出现。
“小心!”
不知情况的江音音正要踏进来,一听他们的话在原地愣了一下。
接着,就有一股力量把还没明白过来的她往后拉了好大一步。
她几乎是被那人抱着扯进怀里的,他明显是松了一口气,声音就在她的头顶响起,“好险。”
“Wow!”
在全班人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一场英雄救美,不少人开始起哄。
此时,江音音也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小挪了一步,和许湛保持了一定距离,低下的脸被一点碎发挡住,遮住了两颊的红霞,“谢谢。”
许湛没有说话,手插在校服裤袋里,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和她一起走进满是鸟羽毛的教室,坦然自若地接受着大家一脸的震惊。
江音音在讲台前停步,许湛也停下站在她身侧。
讲台上也掉落了羽毛,她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小心翼翼的,没有撞上身后的许湛。
他身形颀长,加之长得极为好看,一高一矮的站在讲台前,非常的和谐养眼。
一个文科A班的学生正好出现在理科A班的门口就算了,现在还英雄救美并且一起进来了。
这中间的情况,不言而喻。
江音音没有阻止许湛进教室,也没有赶他走的意思,公事公办地将手上那沓纸放到了讲台上,腼腆地抿了抿唇,开口说道:“省里数学竞赛可以报名了,陈老师的意思是希望大家能积极参加,多多锻炼,如果拿到名次对以后个人简历有益。”
再大家应声后安静下来的空档,有人出声问道:“文科班也可以参加吧?”
教室太过安静,许湛低哑的声音显得很突兀。
“可以吧…”江音音耳根发烫。
下一秒,她赶紧低头逃开,“我去发单子。”
“我帮你。”许湛拉住她。
“你能不能放开我…”扎起来的长发藏不住她耳根的红。
看着他们俩别扭的发通知单,班里人激动得炸开了锅,有起哄的,也有直呼少女心的。
安清甜也不例外。
之前看书的时候对许湛的描写都是一带而过,对作者在作话里透露的以后许湛和江音音的戏份也没在意。
谁能想到后面的内容居然会这么刺激!
少女心泛滥的她开始萌这对CP了!
“好甜啊。”安清甜忍不住感叹。
没想到边上的人竟说话了,态度还很恶劣,“话怎么这么多。”
莫名被凶了一顿的安清甜差点没反应过来,慢吞吞地说道:“你干嘛突然凶我…”
过了一会儿,她又特地补充了一下:“现在的安清甜超委屈。”
然后…
“你上次还说我安静的。”
“果然,你撩完了我,说忘就忘。”
“又不理我了,每次都不带负责的。”
安清甜委屈巴巴地撇嘴控诉着他的“劣迹”。
“本颜狗自尊心受挫了,并且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没凶你。”这时季悯无奈地解释。
喋喋不休的安清甜突然没声了,有头发挡着,看不清表情,好像是很难过的样子。
在她没说话的半分钟后,季悯:“……我的错。”
又过了一会儿,安清甜才说话,反差很大地抽了抽鼻子,闷声道:“我刚在倒数60秒,那一分钟不是很想理你。”
季悯:“……”
轮到安清甜表现得一脸冷漠了。
她做作地冷笑,俨然是一副不屑理渣男的态度。
结果就是江音音和许湛正好把单子发完了,许湛终于想起自己来他们班的正事,那就是把季悯带去办公室一起帮忙阅卷。
突然没有了同桌的安清甜不是很想给许湛打call了。
教室里依然很热闹,还来了一个别班的女生找徐婉约。
徐婉约的同桌黎可闻声抬起头,礼貌地回答:“不好意思,她不在。”
“请问她去哪儿了?”那个女生对这个回答有点意外。
“请假了。”黎可指着身边那个空位说道。
不需别班女生自己问,就有其他人跟着说——
“她不经常这样吗?说是周末挂水,连带着周日的晚自习也请了。”
别班女生听这话说的语气不太好,有点惊讶,不过没说什么,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第一节晚自习的下课铃声响起,施词站起身,提醒道:“大家语文写好了吗?放到桌上我来收。”
晚自习把作业写了收上去是语文独有的要求。明明她人不在,非要规定晚自习收齐当天作业,明天一早一定要看到。
美名其曰地说这是减轻他们语文负担的同时考验他们的自觉性…
长时间下来,大家也都习惯了先做语文作业。
***
在季悯回来之前,安清甜都在百无聊赖地写作业。
在他回来以后,抿唇反复踌躇好一会儿的安清甜一鼓作气,“我帮你把语文作业交了。”
见他只了点头,好像还很凶的样子…
安清甜暗叫不好。完了,这么贸贸然,该不会适得其反了吧?该不会就此拉进黑名单……
“如果你觉得我这么擅自做主不妥当,可以训我。”
她慌慌张张的,神情严肃又谨慎,一点都没有小题大做的意思。
季悯抬眼看了看她,说了四个字:“没有不妥。”
“那你别凶我,我很怂的。”她真的…差点吓死。
“……”
“哎,我的情绪好大起大落啊。”安清甜故作感慨,假装没有注意同桌神情的变化。
接下来,安清甜就老老实实的不再作妖了,跟着季悯一块儿在嘈杂中静心写作业。
好像这样就能跟着他一起遗世独立。
整个楼一直闹哄哄的,直到放学前十分钟陈姐才出现。
陈姐说的那些条条杠杠,大家听多了,耳朵都生茧了,懒洋洋地边听边写作业。
万万没想到在他们好不容易挨完长篇大论结束后,陈姐又拖晚自习讲题,一直到别的班都空了才放学。
在安清甜整理书包的时候,不经意地抬头看到了在门口等江音音的许湛。
教室门大敞着,吹进一阵冷风,安清甜哆嗦着发了个喷嚏。
尽管周末升了温,可还是挺冷的。
“季悯,天好冷啊,你冷不冷?”几乎是下意识的,她一边搓着双手,一边下意识地抬头问已经走到门口的季悯。
他脚步微顿,“不冷。”
“小心别感冒了。”低头之后,她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慢。
自己喜欢他,表现得…够明显了吧?
她因为知道在这个世界里他们一个是女主,一个是男主,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的。
偏偏又小心翼翼,怕被过了分寸。
渐渐的,安清甜成了最后一个离开的人。
教学楼的灯都关了,整个学校空荡荡的。
安清甜感觉背后发凉,脑袋里胡乱地蹦出鬼怪歹人的故事,吓得加快脚步下楼。
嘤嘤嘤…黑漆漆的学校好恐怖! 

写了 107834 字,被 14 人关注
玻璃上
扫描二维码关注:发现更多相关文章
undefined
0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