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开封

发布 · 字数 1529 · 阅读 2321 · 评论 2 · 喜欢 0

我喜欢到又破又烂或古老荒僻的地方散步,倒不是因为看到那里的破烂会幸灾乐祸,而是那里很少有人去,寂静,我可以在那里胡思乱想,大声唱啊跳啊,疯疯癫癫放松心情。

61288_giyk_6557.jpg

在开封的那段时间里,我住在大梁门北面城墙下一间又破又烂的二层出租屋里,那里采光条件不甚好,整整一个冬天像个藏红薯的地窖。通风条件倒是挺顺畅的,尤其是在下雪天,风卷着雪花从窗户缝里钻进来,雪花在灯光的照耀下晶莹闪亮,像打铁时蹦出的火花。

61293_uarg_5188.jpg

我住的地方虽然又破又烂,但不怎么安静,楼下住着从乡下来的一大家子,在城里摆摊买些裤头、袜子和内衣赚钱谋生。孩子调皮时要打一巴掌、骂几句进行教育,听着孩子们的哭闹声会想起小时候爸妈以同样的方式教育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我和两个外地来的务工人员住在二楼,两个人不是同乡,年纪能相差二十岁,聊起来比亲爷俩还亲,常常聚在一起喝酒,喝高了扯开嗓子唱大戏。在这住了快一个月居然还不知道还有个邻居住隔壁,他在外面上班早出晚归,夜里出去撒尿时偶尔碰见过几次,长什么样子迄今为止都没看清,只记得嘴上有一撮胡子。有天夜里他上夜班走了,屋子里失了火,本想这点火不值当救,等火着大点再破门而入,好显出来我的英勇无畏、大义凛然。后来又怕火着大了会烧到我的屋里,更怕他屋里有煤气罐会把我炸上天,踹开房门把火扑灭,报告给房东之后,房东打电话让他回来看看,我以为他会掂些烧鸡水果之类的来感谢我,没想到连气都没吭一声,到底我卷包袱走人时他都没来表示慰问一下。

61294_etoh_4385.jpg

在开封没几个朋友,闲时就骑着我的又破又烂的自行车去找又破又烂的地方遛弯。这辆自行车老是掉链子,也不是什么大毛病,但关键时候给我掉链子让我颇有怨言。那天夜里我遛弯回来走到杨家湖西边的停车场,一辆小车慢悠悠出来,司机又停下来打电话,我以为他不打算走,于是蹬着车子慢悠悠的过去,谁料到他也慢悠悠的开过来,车是新车,想这司机也是新手,我的车擦着他的车头过去了,心里直呼好险好险,但我听到嘎嘣一声,心里是咯噔一下,估计是脚蹬挂断了他车上什么要赔钱的东西,我第一反应是蹬车子就往胡同里冲,破车子关键时候给我掉链子,司机下车弯下腰看看车头,这么大一个大胖子就算打不过他也理论不过他,他向我招招手说:“过来看看。”我扎住车子说:“你咋开车的?这么大一个人从这过去你看不见?”他弯下腰扯着被挂断的网格说:“我昨天刚提的车就被你挂断了网格,总得缕一缕是谁的责任吧?”我这边是没啥损失,要是能掉点皮流点血我也能问他缕一缕责任,我说:“啥责任?你开个车不专心,还赖我?”他说:“啥也不说了,这个网格得二百块钱,你不赔钱就别想走。”早知道要赔钱撂车子就跑,一辆破车能值几个钱?我见他跟我赖,我也跟他赖,说:“谁知道你的网格值几个钱?先报警让警察过来看看。”说完掏出手机要报警,他赶紧说:“一点小事不值让警察来,我看我也有责任,咱俩都有责任,你赔一百吧。”我一听就知道不用赔钱了,说:“还是叫警察来缕一缕责任吧,赔一万我都赔你。”他见讹不到我的钱就说:“算了算了,一块网格值不了几个钱,要是蹭掉漆,一星点就是一百块钱。”我蹲下把链子装上说:“要是蹭掉我一块皮那就是一万了。”

61295_fjty_5268.jpg

开封我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明清时代留下的古城墙。我去过中国很多自称是古城的地方,但到地方一瞅,只有名字是古的,其他全是新的。开封这座古城跟其他古城不一样,瓤虽然是新的,至少皮是古的。这圈城墙除了在有马路的地方开了几个豁子,其他地方都保留的很完整,而且又老又古,朽烂的青砖看上去很有历史的沧桑感。

城墙只有城外的那一面有砖,城内的这一面是土坡,坡上杂草丛生,古木参天,因此城上的甬道倒成了公共厕所,为内急的路人提供方便。

我经常散步的那段城墙很荒凉,人迹罕至,城下是一片天然的小湖,湖边的芦苇荡随风摇转,野生的柳树低头看着粼粼湖水,每天黄昏,夕阳余晖照在湖上很像清明上河图里描绘的场景。可惜后来小湖被抽干填平,卖给开发商盖房了。

想起在开封的那段时间,虽然孤独,但不寂寞,站在城墙上看傍晚时的平静,风吹着从砖缝里钻出的狗尾草,丛生的灌木和低矮的乌槐里隐藏的神秘让我无端生出很多愁念。离开开封很久了,还是很怀念那里,岁月在那里像我悠闲的脚步,走的很慢很慢。

写了 174125 字,被 35 人关注
千圣皆过影,良知乃吾师
2条评论
打赏给用户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