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时代--第十二节:帝国都城外平原今站在城外的荒野上

更新:2020-09-03 21:35:27 查看百度收录

帝国时代--第十二节:帝国都城外平原今站在城外的荒野上

   三、大地之英 


  一、至野之战

  帝国都城外平原今站在城外的荒野上。

  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昨天他还是万乘之尊,正雄心万丈的要力挽狂澜。一夜间却变成了逃亡者。原,那个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事的人,可他自己却不相信历史。这个神秘莫测的人物,为了他的目标,他可以做一切事。当他发现自己不再赞同他的计划,便想要杀死自己。原似乎掌握着奇异的力量,能改变自己的面容。昨天,当今看着一个面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用剑指着自己,他那一刹的感觉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

  然而,那一瞬间又发生了什么?似乎一种力量正使他和身体分解,当他的意识重新组合起来,感觉到自我的时候,他已经在这片旷野上了。

  这一切多么象一个恶梦。可冷风拂面的感觉又是那么真实。

  他不可能再回到京城去了,那有原的杀手正在找他,而天下之大,他能去哪里?没有人认识他是谁,包括那些地方官。今发现当他离开了那个龙座,他原来什么都不是,他甚至不能生活下去。

  "……因为历史已经注定了,帝国将面临他的衰亡。你所抗拒的,将夺去你的财富,你所轻视的,将践踏你的身体。你所踩在脚下的,将淋漓你的鲜血,你所放在心中的,将泯灭你的生机。你会在七年后在绝望和悲凉中死去,而你所爱的女子会因你而先你而死。四个恶梦降临人间,长夜将永远停留。而明天——永远不会到来……"

  平原上的风凛洌过耳,原的话仿佛又响起在身边。

  "这是命运?不,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

  今仰天大吼。

  他现在只有一条路,去找卫,他的心腹大将,他会相信他。

  帝国中部至野平原

  卫骑在高头大马上,望着前方地平线,那里,帝国军队正象大海退潮一样溃败下来。

  "大帅,这些别省的勤王部队太贪生怕死,命令前部弓军放箭射那些逃在最前面的,赶他们回去,不然他们会冲垮我们的中军。"副将琦说。

  "不,命令我们的部队让开道,放他们逃过去。"

  "什么?就这样让他们走,那些各地将领明显要保存实力,不肯争先。"

  "命令我本部军,准备迎击!"

  "不,大帅,那是我们的子弟兵呀,精心培植多年,不能就这样拼掉!"

  "混帐!"卫大吼,"你这样和那些你刚才骂的人有何区别,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男儿不现在为国尽忠,苟全何用!"

  "是,大帅,末将知罪,末将现就愿带头冲锋,以赎私心之耻。"

  "去吧!"

  "是!"琦一转马头奔前阵而去。

  卫望着他的背影,叹道:"你是勇将,良将难免阵前亡,今天就卫要用弟兄们的血来成全我的忠诚了。"

  数以万计的别部军队,从卫本部军的旁边和当中让出的道中狂乱奔突,脚步声震天动地,卫的军队却如中流砥柱,旗帜分毫不乱,将士面色沉着,仿佛暴风雨中的石像。

  远处观战的临军大臣杨看了,叹道:"真疾风劲草也!"

  帝国败军过后,平静了一会儿,地平线后开始有隆隆之声了。

  当地平线上又开始出现人影的时候,不禁有很多将官"啊"了一声。

  太平军的旗帜从东到西成一线,不见终点。穿着各色衣着的贫民浪子,有十几岁少年,有六旬老汉,举着各式武器,呐喊席卷而来,刹时平原的草色被遮蔽了,成为一片黑色人潮,洪涌而来。

  没人见过那多人一齐冲锋的阵势。即便是久在军中的老将也不禁色变。

  卫面色冷冷,象眼前只有一片空旷荒原。

  "远路奔袭,强弩之末。大潮之尾,遇岩即碎。火炮军待命。"

  上百门铁炮成一排碌碌的推到了阵前。

  卫这时却低下头,闭目不语。旁边副将和远处观战的临军杨都在着急。

  杨道:"太平军快近了,怎还不开炮?"

  卫耳中,太平军呐喊渐近。卫忽然睁眼抬头望了望天,长吐了一口气:"放!"

  百门火炮齐射。一连串的闷响在平原上炸开,正落在太平军前锋之中,顿时太平军前阵大乱,被淹没在炮火浓烟之中。

  观战众人不由都吐了一口气,这开炮的时机没有再好的了。

  一轮齐射之后,火炮军立分为两排,轮流射击,炮声隆隆一刻不断,太平军的呐喊声全被压住了。

  帝国军心大振,不由齐声喊喝起来。

  但喊好声刚起又止,只见浓烟烈火之中,一面红旗疾越而出,那是一人策马执旗,冲出烈焰。

  "好骑术!"卫不禁也心中暗赞,心说太平军乌合之众,竟也有如此人物。

  随着那面旗,太平军也立刻终止了乱冲,随着旗冲出烟火,猛扑而来。呐喊声再起。

  "弓箭左右营!"

  "哗",千余弓箭手齐齐跨步,来到阵最前列。

  那冲在最前的执红旗者,正是弃。

  太平军自起兵以来,连破八省,各路反帝国的人马纷纷来聚,人多不免心异。为立一个全军统帅争执不下,弃向来嘴笨,不愿争这个,但他武艺高强,随他一起起事之人全都推崇于他,论武本无人能与之争,但偏有一支来自广东的义军,据说曾与英军交战,斩敌首无数,其首领却是一去过西洋的文人,名叫卓,很有见的,讲起话来也极能动人。正是他为太平军执笔了告天下书和兄弟天下的口号,可以说太平军的纲领由他一人所解释。军中农民居多,本就敬读书人如天神,加上卓计谋过人,倒有一半的头领拥护于他。弃不爱权,但他性倔,他的意见,领一只精锐敢死军,直捣京都,杀死皇帝,便立了天国。而卓的先与英军结盟,借英军之力占富庶帝国东部长河流域,招集一支百万大军,有充足粮食后起兵的战略是弃不能忍受的,因为弃觉得那意味着更旷日持久的战争。充是恨不得单身匹马杀上京都的,每当他看见一个人在他的旗边倒下去,他就觉得有一种负罪感,他想不到,为什么自己的传教,最终会变成战争。尽管卓告诉他这是什么什么历史的必然,他的传教只是个导火索,可是弃还总是觉得自己是个杀人犯,他受不了卓在谈论着千万人的生死的时候眼中露出的那种兴奋的光芒。弃想对他大喊:"那是人,他们每一个都不想死,每一个流血时都会痛!他们只不过是想有一块自己的田。"可是弃喊不出来,他只有在每次冲锋时冲在最前面,用玩命来冲刷自己的罪恶感。这次弃终于用自己的执拗和无数伤痕换来的在士兵中的威信在大会上战胜了卓,制定了直取帝国咽喉至野的计划。当卓发现自己无力阻止时他露出了愤怒的神情:"弃,你会害死我们所有人!"弃不相信,弃想如果他真的会害死大家那么卓应当和他拼命,但卓没有,卓似乎只是在等待他的失败,也许用一种期待的心情。卓会希望他输到这一仗吗?"我不能输。"弃想。一只箭呼啸着从弃的耳边掠过去,随后呼啸声连成了一片,高速狂奔中弃感觉自己正在向天上冲去,而扯天扯地的冷雨正在从天上泼下来。

  "那只不过是雨而已。"弃是这么想的。他感到有雨点打在了他身上,冷冷的感觉,只不过是冷冷的。

  背后一片惨呼哀号,这让弃心中剌痛。他更用力的用马刺踢打着他的战马祥云。

  祥云好象也受伤了,它的奔跑不再是那么矫健,它正象挣扎着向前冲去。

  只有一里了……

  只有几十丈了……

  弃冲入了敌阵!

  帝国军象一块正被剪开的布一样开始被冲开一条长口子!

  弃冲的太快了,离他最近的太平军骑士也还在一里之外。他可以说是一个人冲入了几万帝国军中!

  观战的帝国武将一片惊哗!

  "这是什么人!?""他杀不死的么?"卫冷冷的望着那条阵中的裂口,他并不惊慌,在弃冲过的地方,那裂口又自动合了起来,弓箭手回到原位,继续对外放箭,后面赶上来的太平军大片的倒在阵前几步远的地方,再也不能冲进来。

  这就是卫的军队。

  在弃冲到的地方,盾牌刀兵整齐后退让出一条路,而长矛兵挺着几丈长的矛从阵中突出来,迫使弃改变方向,左冲右突,最后被困在长矛阵中。

  这就是卫的军队。

  在卫的军队前,武艺盖世的英雄是没有用的。

  弃左右砍杀,但不过只能砍下一些矛头而已。

  但长矛兵竟也不能近他一步。太平军愤怒的吼叫着,象暴风雨中的狂涛一样冲击着卫的军队,当弓箭射入他们身体的时候,他们也投出了手里的矛,几千弓箭手已没有退入阵中的机会,到最后他们已没有必要再射,他们丢掉弓拔出腰中的短刀冲了上去。

  长矛兵冲了上去。

  骑兵冲了上去。

  短兵相接,这就是短兵相接,几万人在一个广大平原上,每个人都在用最大力量嘶吼,那声音惊散了天上的云层。每个人都在用最大的力气击出每一下,因为这很可能是他的最后一下挥动手臂。进、退,退下来又发一声喊攻上去。两支颜色分明的军队如泾渭之水融合在一起,又象大河冲入汪洋的那一幕。这个时刻,什么理想,什么忠义,什么金钱,什么仁义,都统统见他妈的鬼去吧。只有生与死,这两个巨神在这个平原的天空博杀!

  帝国多久没经过这样的大仗了?一百年?五百年?

  卫问身边的武官,但没人回答,全都愣愣的的看着前方,卫看见自己身边英武的校官的两腿正在不停抖动,卫笑了,就让他们在战争中成长吧,有战争也未必就是坏事,战争可以毁灭一个懦弱的民族,也可以让一个伟大民族的精神变的强硬和坚韧。帝国太需要这种战士了,可是……为什么帝国最勇猛的战士和最骠悍的民众要在这片平原上互拼而死呢?

  他又看见了那面红旗,万军之中它居然还没有倒下去。

  太平军正是在朝向这面旗的方向奋死冲杀,不自觉的把兵力集中到一点,这正是兵家得胜的力招。

  卫意识到那个执红旗者不只是个打先锋的武士而已,他很可能就是太平军全军的士气之源。

  卫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看见爱将琦的旗号正直向那面红旗而去。

  琦策马冲入阵中,长矛兵向两边一分,琦和那执红旗者立刻照面了。

  双方都停了下来,长矛兵退开了让出了一个够二马盘旋的大场。

  琦打量了那人,他披皮甲,浑身是血,头发蓬乱,但掩不住脸上的无所惧的神情。

  琦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赢。

  他明白一旦一个武将的自信垮了,那他就完了。

  所以他大吼一声冲了上去,不给自己思考的时间。

  而那人显然是根本不用脑子战斗的人,他凭本能战斗,因为他都没正眼看琦。

  只一刀。

  琦感到自己忽然变轻了,他看见自己从马背上被挑了起来。他看见下面几千双眼睛正仰头看他。

  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另一半还在马背上。

  他狂怒的吼叫起来。但那个人根本就不再理他,他的眼睛不知道看着什么地方。他从不正视他对手吗?

  观战的卫啊的大叫了一声,他感到有人把自己的心掏了出来。他是看着琦长大的,怎么会……就那一瞬。

  那是琦的第一仗。

  在这之前他生活了二十一年,玩闹,立志,练功,偷偷爱着师父家的女孩。

  但那又怎么样呢,这并不能改变他在历史上的位置,不过是一员勇将扬名的道具。

  历史就是这样的。

  那些所有倒在这片平原上的人,又有谁会记住他们的名字呢?

  弃是不用头脑思考的人。只在被赵先生救后他思考了一次,想出了天下共产的道理,但这战场上他不用思考也分明能感到每一个人的死亡,都是在他心上插了一刀。

  为什么还要杀人?

  所以他不敢正视他的对手,不敢看那些倒在他刀下和跟随着他的旗倒下的人。

  他觉得自己是个恶魔。

  杀人机器。

  弃从小听三国,最佩服的是赵云,关羽,万军中取上将首级。

  当他一天自己也成为这样的人,他才发现这样有多么痛苦。

  为什么赵先生要教会他爱。就让他那样象一只动物一样活下去不好么?

  为什么为了他的天下一家的梦想,为了不再有仇恨要先死这么多的人?

  弃一边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又一边砍倒了四十几人。

  他觉得他自己就快要崩溃了。

  血使他的精神正起着变化。

  他就要变回原来那个把人的生命当无物的弃了。"嗷——!"弃长啸一声。

  当啷,有士兵的矛被惊落在了地上。

  于是在这一刻,在千万人的尸身上,又一个英雄的神话诞生了。

  我会输了这一仗么?这回轮到卫在想这个问题了。

举报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帝国时代
写了 34834 字,被 2 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