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一醉
   火车在烈日之下奔驰,天空湛蓝。积雨云如山峰般堆积,顶部洁白耀眼,底部灰暗好像离大地很近。    “咣当咣当”碾压铁轨得声音​是如此得熟悉,已经三年没坐过火车了,已经三年没离开过家乡了,已经三年没见过...
554    0    0
曾经的诗
《2019年2月于信陵遇雪》 雪落大平原,风起望城南。 如梦无所留,欲问已忘言。 《2016年9月于舞钢石漫滩》 流云秋水上,山影入斜阳。 暮色红尘里,飘摇独过往。 《2016年3月于洛阳北邙山》 ​寒云度夕阳,尘烟...
288    1    0
君子固穷
  已经凌晨3点钟,我想应该不会有病人来了吧。关上外科急诊室的门,整个人就像打了麻药一样瘫在椅子上,闭上眼很快入睡,但又很快被急促的拍门生叫醒。    “大夫...大夫,快开门,有病人。”​   我的心脏随着...
795    5    5
我和我的狗
我和我的狗 原创文章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我和我的狗:一    不知从何时起渐渐失去一些记忆,就像春天渐进河中之冰慢慢融化,等你发现它消失时就再也回忆不来它的本来面目。   每天下班后躺在床上,大脑中一...
705    7    12
晚风
今天下班出乎意料的早,走出手术室才发现夜晚过早的来临,像蛇一样无声无息,慢慢吞噬眼前一切。第一人民医院的大楼在这片区域里最显眼,从这里路过,谁又能想到过里面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或许只是感叹一下这座大...
775    2    0
夜太美
夜像蛇一样无声无息到来,吞没我眼前的一切,树叶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落下,就像不知道爸妈头上什么时候开始长出白发,每天我都走着相同的路,一步也没多走,一步也没少走,每天我都说着相同的话,一句也没多说,一句也...
764    0    0
来郑州的第一天
我清楚的记得那天,汽车启动空调前车厢里闷热的气息,黑色座椅烫的我很不舒服。汽车上了高速还没跑出家乡,爸爸开始呼呼大睡,打着低沉呼噜,头倚在我的肩上,压的我整个肩膀酸痛,但又不忍动一下,一直挨了一百多公...
708    0    0
解剖室的最后一课
冬季的解剖室寒冷而又森寂,到处弥漫着既刺鼻又刺眼的福尔马林味,墙上挂满了花色斑斓的人体解剖图谱,有肌肉图谱、神经图谱、血液循环图谱、骨骼图谱以及各个器官的图析,后面靠墙立着两个玻璃柜,柜子第一层整整齐...
801    0    0
一次在教室里的讨论
星期四下午只有两节课,四点钟就放学了,我坐在教室里发呆,还在为半年多以前那场似是而非的恋爱纠结,虽然我一直否定那不是爱,可我还是一直念念不忘,我不但不相信她,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不相信我爱她,更不相...
690    0    0
回家
秋季转寒后,一夜冷风细雨,路旁的杨树成了秃子,积水的路面铺了一层金黄的树叶,我挤火车从郑州回到了家乡,这次回家也没多大的事,无非是在学校里待的百无聊赖,回家一趟看看有没有啥新鲜的事物。    在火车上我...
639    0    0

个人介绍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TA创建的专题